美术馆馆员

馆长:爱新觉罗闿源

发表时间:2020/10/6 17:43:20  浏览次数:809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翰林院美术馆 馆长:爱新觉罗闿源

吉林省满族经济文化促进会副会长!东北师大历史学院满语言研究中心副主任民族画院副院长!爱新觉罗·闿源!民建会员76年生于长春!

师承中国多位书画大家学习书画

现为:中国书画家协会副主席 [2]  中国人民美术家协会副会长 [3]  香港国际华人书画家协会副主席 [4] 

中国翰林院书画家协会副主席,中国收藏协会副秘书长 [5] 

吉林省满族经济文化促进会副会长,东北师大历史学院满语言研究中心副主任,民族画院副院长。

吉林省少数民族代表。长春市少数民族杰出青年。香港书画艺术中心特约画家

香港华人书画美术专修学院院士,香港国际华人书画家协会上海分会培训中心特约教授

一个不敢说自己姓氏的皇族后人

“我爷爷靠着自己的能力,在书法界做出成绩,为人也受人爱戴,我非常崇拜他。”闿源说,自己喜欢书法,爱好绘画,热爱读书,很大程度是受了金意庵的熏陶。闿源还记得,金意庵常对小辈说,是这个时代成全了他,没有这个时代,就没有书法家金意庵。在闿源的观念里,只有为这个时代的进步做出一点贡献,才不辜负时代的恩情。

闿源的爷爷出生在辛亥革命后,早年颠沛流离,吃尽苦头,同很多清朝遗留的皇宫贵族一样,靠变卖家什为生。溥仪成立伪满洲国政府时,闿源的爷爷作为随从,跟随溥仪来到长春,住在原长春的桃源路上。闿源爷爷去世早,在闿源的记忆中,爷爷对往事很少谈及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爷爷的晚年过得很顺心,性格开朗,总是笑呵呵的。

“溥仪的日子都不好过,下面人的日子更别说了”,从奶奶的只言片语中,闿源能了解到一些家事,在新中国成立前,饿肚子是常事,过年时,能喝饱一顿粥,点一些炭取暖,家人就很满足了。尽管在食不果腹的年代,老人也是要急了面子的,会用瓶子去买一般人家都没喝过的牛奶,故意让左邻右舍看见。

闿源的童年和别的小朋友一样,嬉笑,玩闹,偶尔叛逆,也时常淘气,唯一让他感到别扭的就是,别的孩子都是汉族,只有自己是满族,“你是满族啊?”每每有人如是问,闿源便低头沉默或打岔过去,听了太多当年清朝的是是非非,在他幼小的心灵里,这个民族带给自己的,大多是恐惧,他怕被人瞧不起,更别提自己还是皇族的后裔。

一个立志传播满族文化的生意人

幸福的时代,让闿源健康成长为一个39岁的中年人。父辈所期待的一生平平安安,他拥有了。老辈奢求的平平淡淡过活,读书、下棋、写字,他也享受了,社会给予我我想要的一切,我拿什么回报给社会?这是闿源成年后一直思考的问题,尤其在2009生意稍有起色,房子、车都有了以后,这个想法开始付诸于实际行动。

闿源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生意人,在长春市黑水路与东三条交会处的一栋旧写字楼里,闿源有两间分开的办公室。他做室内装潢生意,算得上小资生活。“得感谢这个时代”,闿源认为,这一切都是社会给予他的,而推动满族文化:抢救满语,在学校设立满语课程,找寻满族传统火锅,纠正电视剧中的史实错误,才是他给予社会的回报。

2009年,闿源来到单景州在长春理工开办的满语学习班,他学得很快,不到一年时间从一个菜鸟升级到高手,紧接着他又结识了东北师范大学教授满语的金标老师,金老师告诉闿源,国家档案馆里,还有25卡车左右的资料是用满语写的没翻译过来。此时的闿源有些激动,“我需要做的事来了。”经过洽谈和经济上出资,吉林市乌拉街满族镇上的小学,将满语课程列到非考试课程里,而九台市的莽卡乡,在老师培训结束后,也会将满语纳入课程。 [8] 

“我是一个满族人,还是一个皇族后裔,我有发扬满族文化的义务,”年轻时代的闿源,根本不知道满族语言能抢救档案,所以自己一点不会。他更不知道,满族人的衣食住行,都是文化的一部分,所以在母亲搬家时卖掉那口破旧的、脏兮兮的,用来做火锅的纯铜锅时,他一点没觉得心疼,直到有一天他发现,自己再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火锅时,他才想起那口锅,想到去找寻那种锅,才想到去追寻老满族火锅的做法。每每有人问闿源去他家能不能吃到老式火锅,闿源总是很沮丧。

一位叫刘岩的长春市民曾告诉记者,老式的满族火锅,从烫到煮食的顺序,再到蘸料,都有很深的讲究,一顿火锅要做上一天,只有过年才能吃到。“那味道简直棒极了,吃了这个不想吃别的。”刘岩说。闿源的奶奶过世后,家里再没有人会做老式满族火锅了。闿源还怀念过去奶奶做的“萨其马”,在超市买的,总觉得没那个味。

闿源谈历史

揭开那些被人误读的历史

闿源看不下去电视上的清朝皇宫剧,因为里面有太多历史史实错误。有人在看了关于乾隆身世的电视后,便问他, “乾隆到底是不是汉人?”有人看了《步步惊心》后,便神神秘秘地问:“你家里有没有点祖传的历史秘密,关于雍正的?他是不是和演的一样?”

闿源说雍正并不是没有其他的儿子,也不是没有人可以继承皇位,怎么可能是汉人呢,起码自己家里是没这方面小道消息的。《步步惊心》不过就是一部小说,又怎么能当真呢?这些事每每会让闿源郁闷半晌。

闿源的奶奶在世时,看见电视剧便会断断续续给他讲一些历史。清王朝时,阿哥和阿哥都有自己的府邸,每日很少见面,也不允许他们常常见面,所以在九子夺嫡时,阿哥们也不是常常碰面在一起争论不休,暗中斗气。皇后和妃子,妃子和皇后间几乎少有见面,更不可能每天发生后宫内的斗争。闿源表示,一些电视剧过分夸大了宫廷内部的矛盾和斗争。清朝的皇上和阿哥更不会为了一个女子,争得死去活来。

闿源指出,电视剧中最大的一个历史错误是,把格格的称谓变成了有权位人的称呼,只有王公贵族的女儿,才可以被尊称为格格,事实上,满族将所有未出嫁的女儿,都称为格格。而对母亲的称呼也不是额娘,而是“讷讷”。闿源家为蓝旗,很多人为此差异,“你家不是黄旗吗?”满族的八旗,八个旗之间是平等的,并无尊贵之分,大多御林军为黄旗,但很多院子里的丫鬟也是黄旗,而墙外的王宫贝勒则是其他的旗。

在满族的服饰上,电视剧都是旗袍、旗头,两面有穗,脑袋上面戴着红色的大花,实际上旗头是官衔的象征,只有皇亲国戚,王公贵族才能佩戴,一般的女子只能向上梳发髻,满族人是右面的单穗,不是双面都有,并且忌讳红色,满人认为红色不吉利,甚至过年的对联都是用白纸写的。

满族皇帝没有特殊情况,并不是天天上朝,而是逢五上朝,也就是初五,十五,二十五上朝。上朝时,所有的大臣都在外面站着,皇帝叫到谁谁进。而不是所有人站在下面,你一嘴,我一嘴地嚷嚷。

闿源谈生活

还原那些被人误解的生活

大多数人以为,作为一个清朝皇族后裔,家里应该有一些值钱的古董,祖传的戒指、字画,甚至是玉玺和圣旨,随便拿出一个便价值连城。也有许多人,知道闿源的皇族后裔身份后说,“你家随便拿出一个东西,就够活半辈子了,你还住这房子,开这车?”每到此时,闿源便不知道回答什么好。

真实情况是,除了几件手手相传的不算值钱的首饰,闿源家里没有任何值钱的古书,抑或是古董。闿源说:“辛亥革命后,清朝很多王公贵族的后裔,都是靠变卖家产生活,要不是及时赶上了新中国成立,那点东西根本不够卖。”据史料记载,溥仪和其家人在清王朝被赶出皇宫后的主要生活开销,确实靠变卖家产为生。

父母都是工薪阶层,直到今天,他和父母仍然一起居住在一栋再普通不过的老房子里,记者看见,闿源家里摆设简单,最值钱的就是满屋子的书,有他的,也有父亲的。这些书都是购买的,并不是什么值钱的古书。闿源说,如果说皇族的后人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,那就是每个人都热爱读书,练字,下棋。

闿源在辽宁大学的经济管理专业毕业后,进了一家公司,不久下岗,于是白手起家开始创业,如今的他,算是小有成就。闿源的一间办公室,被他腾出来作为学习满语交流的课堂,中间一个长方形的桌子,几张塑料椅子。另一间里,是他用来会客的地方,墙上挂着自己写的字画,书架里放满了各种类型的书,有人物传记,有历史传记,也有畅销书。

在闿源家里,并不存在父母用封建思想教育孩子的事。但作为皇族的后裔,在家庭生活上,有些规矩在闿源,在其父母那里仍不能破坏,“作为一个带有皇族血统的人,对自己的要求应该比别人严格”,这是父母要求闿源的,也是闿源自律的范畴。

闿源回忆,因为吃饭的时候夹菜,筷子伸向了自己对面的一半菜,自己没少挨奶奶的筷头子,另外在家里吃饭是绝对不能说话的,前者被闿源形成习惯保留了下来,后者是分时期实行,也就是说,在家吃饭,闿源是不说话的,在外面吃饭,闿源是不忌讳的。在奶奶活着时,母亲每天要到奶奶的房间里问安,早晨会问,妈妈今天您吃什么,晚上问,妈妈您有什么事。得到老人的准许后,方可睡觉。闿源表示,这是尊重老人的一种方式,但不会要求自己将来的妻子做。

-

文章评论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11号 电话:15901001889
京ICP备10048112号 |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101号 |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 B2-20060128设计豫ICP备16028300号-2 邮箱195395198@qq.com
0号-2